流风御凉

Hail beauty

一个脑洞

“我不姓汪。”


“那你也是汪家人。”


“我十六岁已经跟着佛爷上前线了,她十六岁的时候还在家锦衣玉食风花雪月。”


“汪氏都是她这样的人,想不被推翻都难。”


“她早就和汪家决裂了。”


“姓汪的人说的话,我是一个字也不信。”


“她帮我们找到了日本间谍。”


“不过是想求我们给一条生路罢了。”


“那她也算是大义灭亲了。”


“连自己家人都能出卖的人,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张日山,我觉得你对她有偏见。”尹新月眉间的川字能夹死一只苍蝇。


“偏见?不,夫人,我说的...

我真的被tag里某些文的骚操作惊呆了………………这已经突破人类生理下限了啊………………还是你写的是bg双性啊?????


他总在随笔中写妹妹的坏话

急性子,冷漠,不讨男人喜欢。

但也会在妹妹出去办事的时候想,下雨了,天色暗了,她怎么还不回来。

阿律,阿律!

知道了!

要说“我来了”!

……我来了。

他透过破碎的镜子看眼睛红红头发蓬乱的阿律,心想,虽然舍不得,但是能让你解脱了。

干你啊

这个画面真的很容易想到B/D/S/M

我知道为什么今晚这么多次机会都没有亲上惹,这种氛围和张力如果亲上了真的分分钟会滚到床上去的。(我满脑子什么黄色废料啊嘻嘻

关于昨晚的张·蹭的累·日山



是真的死傲娇。

“那个女人呢?”

在他人面前故作不在意,知道人没出来后一秒破功。

“我要听她自己说。”

“汪家人是你的敌人?!”

“也许你只是汪家的沧海遗珠。”

她话音还未落,他就急着替她撇清关系。

你不是他们,你和他们不一样。

有本事你别去找她别去救她。

不行啊。

张哥面上稳如狗,内心慌逼逼。

还要和她过日子呢。

剧版梁湾关键词

一个温柔善良的普通姑娘。

孤独,独立,乐观。

极度渴望爱渴望家庭。

坚韧。

清醒的知道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不会有未来。

最落魄狼狈的时候也不放弃对美的追求和热爱,拥有高级的审美趣味,自律。

这里的美并不是指张日山。

爱才是他。

说点无关紧要的题外话,我发现自己一直都会碰巧喜欢这类颇具争议的女性,但是在当今这个连郝思嘉和安娜卡列尼亚都会被说biao的网络环境下,梁湾这个小角色被说两句也没什么好在意的,备受争议才是成功呢。

【张日山x梁湾】爱情电影(一)

写的时候好几次都想弃文了,觉得自己写的什么玩意儿,但最终还是想放出来。

剧版cut党,非原著向,恋爱脑。

强行装逼,人物OOC,瞎几把写。

私设一堆,有原创人物且剧情较多(应该是传说中的加戏咖了)

问题和缺点都是我的,优点(如果有的话),那必须是梁山的。

*希望有很多很多人爱湾湾。


(一)city of stars(上)

马卡洛夫餐厅坐落于寸土寸金的市中心,以其鲜有且地道的俄罗斯风格闻名,暂且按下令人赞不绝口的精致菜品不表,餐厅凭借内部装潢对普希金时期文艺沙龙的充分还原,就吸引了无数宾客纷至沓来。餐厅以四人圆桌为主,西侧的吧台随时为客人准备着咖啡和烈酒,浅色...

桃姐在公众号里说绣春刀导演参考了司马辽太郎的《冲田总司之恋》,电影锦衣卫的形象亦参考新选组,我才意识到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何而来。同样是朝廷养的“走狗”,杀人利刃,一个眼神就叫人又恨又胆寒,但杀人机器也有自己的意识和情感,私情不可避免,亲情爱情兄弟情,多少牵制住自己,再加上基层公务员特有的苦逼,注定会是上头的弃子,世人直接发泄仇恨的对象。
第一部更加明显,兄弟三人的设定让人不得不联想到新选组近藤土方冲田三人,虽然是全然不一样的性格,但刻在命运里的悲惨如出一辙。在战场洒过一腔热血,败了,在官场挣扎一条活路,输了,无论是妥协还是拼命,终究徒劳。
但那又如何呢,至少发出过对天地不仁的怒吼了,骨子里的狂热...

【古剑二】青花一梦·下 (沈谢)

* 答应了基友拖延了一年的短篇沈谢

* LO主有点弃疗 连带着笔下人物

* OOC严重 小学生文笔

* 关于青花瓷的历史考据并不严谨,欢迎指正

* 上篇忘了提,这是篇BE


下篇

胸中一恸,谢衣从梦中惊醒直坐起身。苍白手指颤抖着抚上汗水涔涔的额,

骨节泛青。他痛苦地闭着眼,头痛欲裂,额上青筋隐隐跳动。


师尊,师尊,师尊……他双腿曲起,将脸埋于双膝之间低声喃喃,这两个字

仿若施了咒的枷锁,挣不开离不得,念之痛彻心扉,去之剔筋剜骨。情不知

所起一往而深,待到情根深种再想拔了心头这棵巨木,那得形神俱毁,连着

皮带着骨,痛得...

【古剑二】青花一梦·上(沈谢)

* 答应了基友拖延了一年的短篇沈谢

* LO主有点弃疗 连带着笔下人物

* OOC严重 小学生文笔

* 关于青花瓷的历史考据并不严谨,欢迎指正


上篇

流月城大祭司诞辰将至,下属华月雩风等人俱是所兼事务杂乱,奔波忙碌不

可开交。破军祭司谢衣却已几日闭门不出,当得一个好甩手掌柜,大事小事

总之都不关他的事,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满屋子偃甲才是他恩师密友,瞧着哪

有一点身为大祭司嫡传弟子的觉悟……

来人不胜其烦地嚼了半天舌根也不见消停,在一旁候着的华月几欲出口相拦

,抬头看了看高座上兀自翻着卷轴连分叉眉都没挑起一分的男人,忍了忍终

究是没有...

© 流风御凉 | Powered by LOFTER